Old Boy

Old Boy

偶的博弈

写在加班结束前
我讨厌这种操蛋的生活。 连坐个顺风车都不舍得的公司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我只能无奈的问候他的母亲大人了。
一周之始
今天8月8号,星期一。 立秋。 网络上有人称今天是爸爸节。 清早起床去拱北转车。 这时天还下着小雨。 如同往常,会在拱北车站买一份炒河粉做早餐,然后在巴士站坐等31路。 珠海的公交车一直都很多人,降价之后的公交车挤得更加密不透风。 都是上班的人们。 赶时间,拼命的往车上塞。 就像自己家灌香肠一样,使劲往里塞肉。 我喜欢看着这些行色匆匆的路人。 尽管我觉得这样会很拥挤。 八点二十到了站,天已经晴了。 太阳有些晒人。 不得不顶着阳光去往公司的方向。 颇有段距离。 刚好在八点半的时候到达公司打卡。 上班的环境的确不怎么样。 一进实验室热浪扑面而来。 这样的情况之下任谁都会抱怨。...
现实就是这么现实
我今年24了,属于大龄未婚青年了。 在我们村子里这都属于奇闻轶事了。 就是在那样一个仍然有封建思想残留的小村子里,我已然年迈的父亲找人说媒给我安排了相亲。 相亲不是今年才流行来的,而是一直从遥远到不知道什么朝代流传下来的。 我的老一辈,我的同辈,甚至我的小辈都注定要把这个模式延续下去。 在父母的催说下我开始了我纠结的相亲之路。 相亲是现实的,他关系到婚姻,他关系到子孙后代,他关系到家族兴旺,他关系到历史更迭。 是这样的。我没有任何夸张。 相亲的过程是矛盾而纠结的,有新鲜刺激,有仓皇失措。 我总得找一个我喜欢的人来相爱来相守来相伴到死吧。 所以,尽管我相亲的数量在增加但成功率一...